维度女性健康 > 常见疾病 > 黔大学生肝硬化晚期 肝移植是唯一活命机会

黔大学生肝硬化晚期 肝移植是唯一活命机会

来源于:家庭医生2016-09-17 13:03编辑:vdo
分享:

26岁的朱英本应在今年7月从中国石油大学毕业,顺利走上刚签约的工作岗位。但现在,这个梦想突然变得遥不可及。2012年7月,朱英被查出患上早期肝硬化,由于家里太穷,朱英没有得到好的治疗。目前,朱英被确诊为肝硬化晚期,活下去唯一的途径是换肝,但60万的手术费却让一家人感到绝望。

黔大学生肝硬化晚期 肝移植是唯一活命机会

躺在病床上的朱英

不换肝,就意味着死亡

躺在贵医附院感染科33号病床上,朱英双眼紧闭,一脸蜡黄,一侧鼻孔塞着的棉花,另一侧鼻孔不停地滴着血,床单和枕头上血迹斑斑。

朱英已神志不清。

朱英的弟弟朱华说,1月9号0点40分左右,朱英开始流鼻血,一直流到凌晨3点才止住。昨日,就在记者到医院采访的半小时前,朱英又开始流鼻血了,好在及时止住,但神志已不清醒。

朱华说,朱英的主治医生告诉家属,朱英的心脏、脾和肾都开始出现了病变的情况,如果再不换肝,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。据了解,目前贵州没有一家医院具有换肝的医疗技术,最近的是重庆第三军医大。

瞒家人,久拖成重病

朱英是毕节市七星关区八寨坪板厂村人,父母都是农民。2009年,兄弟俩分别考上了中国石油大学和四川大学,两兄弟大学的学费一半靠贷款,一半靠借,4年来家里已经欠下了几万元的债。今年7月,兄弟俩都将毕业,并且都已经签约了公司。

2012年7月,在山东实习的朱英经常感觉疲惫,皮肤也开始泛黄。随后他到医院检查,结果是早期肝硬化,医生建议长期治疗。但由于家里太穷,朱英选择了隐瞒家人,只是让在兴义的表姐给他寄些中药调理。

半个月前,朱英实在忍受不了疼痛,就从山东回到了老家,但他还是没告诉父母实情,只说是小问题。随后,朱英在家附近的小诊所打了几天的吊针,父亲才发现朱英很不对劲,于是将他送到了毕节市医院。

这时,家里才知道朱英已是肝硬化晚期了,治愈的几率很渺茫。去年12月27日,朱英开始出现肝性脑病的症状,一直昏睡不醒,随即转到了贵医附院。“29日,我从四川赶回来,哥哥苏醒了,但是学医的朋友说这并不是件好事,醒了就代表肝性脑病好了,但很有可能在7至10天内再次昏迷。”朱华说。

求捐赠,救哥哥一条命

朱华说,哥哥朱英是个很爱学习的人,读高中的时候经常每天只睡4个小时,其余时间都在看书。朱英一直相信只有努力读书考上好大学,找到好工作才能改变家庭现状,所以他一直很努力,在大学里成绩也不错。

目前,到重庆第三军医大进行换肝手术需要的手术费是60万元,再加上后期的治疗费一共大约要花80万元,这对朱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。

图说天下
美女图库服饰搭配明星图片时尚生活
相关阅读
饮食疗法 肝硬化
猜你喜欢
大家都在搜